逐风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我的帝国 > 章节目录 63长剑与枪栓
    弹链上第一枚子弹被顶上了枪膛,然后一些都变得顺理成章。第一发子弹带着火焰冲出了马克沁重机枪的枪口,冲向了距离枪口30米不到的目标。

    那已经是非常近的目标了,而且是密密麻麻的人群,根本不需要任何瞄准。重机枪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,就让人类屠杀自己同类的速度提升了至少一倍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!”绵延起伏又滔滔不绝的枪声一下子让嘈杂的战场变得安静下来,原本还很胶着的战况,也随着这些连贯的枪声变得明朗清晰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子弹就扫进了站成一排的亚兰特士兵之中,他们站的队形太过绵密,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刑场上被人看押着站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也确实和在刑场上差不多少——原本可以飞行上千米的子弹,远远不会因为盔甲的阻挡失去自己的贯穿力度,不少子弹在打穿了第一个人之后,又击穿了第二排士兵的铠甲。

    鲜血在人群中飞溅,喷洒在后排士兵的脸上;子弹因为被金属阻挡到处乱飞,凭借惯性余力切割着它遇到的任何东西。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,仅仅十几秒钟过去,亚兰特的士兵方阵就向后推了几十米远。

    并不是这些士兵来得及后退,只是他们前面的所有人已经不是站着的状态了。地上铺满了士兵的尸体还有依旧惨叫着的伤员,而那些还没有倒下的人,依旧在子弹形成的暴雨之中挣扎着。

    弗兰奇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,他高举着长剑,命令士兵冲锋的姿势还没有来得及变动,就已经不敢去做任何动作了。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士兵仿佛中了魔法一样成片的倒下,就好像是农田里熟透了的庄稼。

    血雨腥风组成的风暴,在子弹形成的雨水里蔓延扩散,一下子摧毁了所有亚兰特士兵的信念。不过这些亚兰特士兵没有逃跑,因为他们来不及退缩。

    还没等这些士兵做出转身的动作,他们就已经被迎面飞来的子弹打成筛子了,因为没有曳光弹,他们甚至看不清子弹来袭的路线,就这样被击碎了脑袋,仰面躺倒在地。

    就在那挺马克沁重机枪不断喷吐着致命的火舌的同时,第二挺重机枪在爱兰希尔士兵的喘息中,被推上了这个高地。然后,这场死神的宴会就变得更加欢快起来,欢快的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!”感受着机枪的震动,副射手跪在钢板的后面,不停的把弹链托到合适的位置。然后,仿佛有一股魔力,这些子弹被吸入机枪的枪身,变成散落的弹壳,叮叮当当的掉落到射手的脚边。

    子弹的射速被提升到了步枪无法追赶的地步,这么一挺重机枪的扫射速度,差不多就可以和一个排甚至一个连的火力媲美。所以当自动武器出现的时候,战壕就成了拯救士兵生命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,堵在缺口处的亚兰特士兵组成的方阵就被子弹打穿了,整个战场上堆满了尸体,就好像是宗教画卷中魔鬼降临的世界末日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,子弹就冲进了没有盔甲没有盾牌保护的弓箭手人群中。那些已经开始溃散的年轻人,后背被打出一个一个血窟窿倒下,倒在了街道上,倒在了自己的同伴尸体旁边。

    几乎没给眼前这2000人任何活路,机枪屠杀的声音连续而且稳定。掷弹兵们在机枪的两侧开始小心翼翼的越过这个制高点,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让自己呕吐的场面。

    尸体一个压着一个,鲜血在尸体中间流淌。没有哭喊声也没有嚎叫声,刚刚那些被打成了筛子的伤员,在这场屠杀还没有结束的时候,就流干了自己身体内的血液。

    两挺机枪很是默契的停止了射击,枪口冒出了热气。枪口下面的水管连接的水箱内,开水沸腾的声音跟着越来越弱。爱兰希尔的掷弹兵们举着自己的武器,步履蹒跚的在尸体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。

    因为尸体太多,堆的太厚的原因,走在肉上的人需要非常小心,这里有还没有干涸的鲜血,也还有没有僵硬的尸体,一不小心整个人就会摔倒,然后一身衣服就会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“见鬼!”按着长剑登上了制高点的营长咒骂了一句,他看到了自己的伤员,也看到了手下们的尸体。可是,当他爬上陡坡看到反斜面的另一边的时候,他不由自主的眯上了眼睛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工业武器的威力这才刚刚展露出一点点害羞的样子,就差不多把人类文明推上了一个残忍的巅峰。哪怕是被巨龙焚烧过的城市,也远没有眼前这样露骨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呕!”一个士兵趴在坍塌的城墙边上,扶着已经松动的碎砖弓着身子不停的呕吐着。他是一个刚上战场的新兵,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实的胜利画面。

    这新兵干呕的声音让剩下的其他士兵脸色苍白,他们的胃也不舒服,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重机枪把子弹倾泻到人身上的样子。坦白点儿说,虽然结果血腥到让大家怀疑人生,可重机枪开火的样子,还真是他么的帅啊!

    无数人的肾上腺素在翻涌,已经走下了斜坡的掷弹兵们,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城市,它现在已经差不多是爱兰希尔的战利品了,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在看过了重机枪的扫射之后,没有人再怀疑这场战斗的结果了。对方不可能扛住这样的攻击,或者说,没有人可以扛住这样可怕的攻击!

    也许魔法帝国的军队可以抗衡工业文明的屠戮吧,可现实摆在眼前,这里没有魔法帝国的军队,有的只是亚兰特帝国的肉体凡胎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就在大家感慨胜利来的如此血腥如此干脆的时候,一个满身是血的壮汉从一堆尸体中间站了起来。他拎着一柄满是血液的长剑,鲜血已经让他身上的华丽盔甲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这个浑身浴血的男人挥舞着手里的长剑,如同地狱里的恶魔一样,把周围几个爱兰希尔的掷弹兵们吓了一跳。不过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——眼前的这个家伙只是个没死的幸运儿,并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弗兰奇在最后被自己的手下扑倒了,那些扑倒他的手下们被子弹打成了筛子,可他却只是腹部挨了一下子。这枚子弹带给他了无边的疼痛,却没有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所以,在爱兰希尔的掷弹兵们占领了缺口之后,他苏醒了过来,然后这位倔强的老头,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站起身,面对那些他无法战胜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来啊!像个男人一样,堂堂正正的打一场!”弗兰奇挥舞着长剑,踉跄着向前冲了两步,却发现周围的爱兰希尔掷弹兵们都没有靠近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几个士兵端着长长的刺刀,保持着距离开口劝说他投降,语气中竟然满是真诚:“先生!投降吧!你们已经输了!”“是啊!活下来不容易!不要浪费你的生命!”

    “呸!”从口中吐出了一口血水,弗兰奇猛的向前跨出一步,一剑劈开了挡在他面前的那长长的军刺,毫不领情大声的喊道:“我就是弗兰奇!沃拉沃的守将!哪个敢上来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那个被他激怒了的士兵终于忍不住了,猛然向前探出一步,手里的刺刀径直向前,速度快的让人心惊胆战。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他每天都要练习这个动作几百次,所有的技术要领都已经植入到了他的肌肉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哪怕就只有这么一招,这一招的威力也是相当巨大的。如果他面对的是亚兰特的一个普通士兵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可他面对的是一名将军,一个剑术高超的老头。

    反手一剑劈开了对方逼来的军刺,弗兰奇的长剑如同灵蛇吐信一般劈向了对方的肩膀。那士兵似乎也意识到对方的强悍了,可他还没来得及从自己的惊讶中反应过来,就被长剑劈中了肩膀,惨叫一声喷着鲜血倒下。

    一击得逞的弗兰奇气势更凶,一身鲜血宛如杀神一般,他看了一眼躺下的爱兰希尔士兵的尸体,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不过如此!下一个!来啊!”

    从小就练习剑术,一个人甚至可以挑翻十几个对手的弗兰奇,在近战中还没惧怕过谁。放眼整个亚兰特帝国,弗兰奇这样的剑术高手,也堪称是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反正他现在也已经不想活了,只要可以让对方冲上来搏斗,他就有信心干掉更多的敌人。他现在已经不想着怎么活下去了,他现在想的是怎么给脚下这数千亚兰特的士兵交代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跟着他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年轻人啊,是他带着他们走到了这里,走到了这条不归路上,他必须给这些人一个交代!想到了这里,他缓缓的扫视周围,如同王者巡视自己的领地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听到了一片拉枪栓的声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