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风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我要做门阀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四节 潜流(2)
    长安城外,鹰扬军大营。自当年兵变后,鹰扬旅扩充为鹰扬军,然后就赖在长安不走了。

    如今,鹰扬军和北军,共为长安卫戍部队。

    而且,在兵力、兵源与装备上,全面优于北军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北军是刘家的班底,高帝所建,而且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便是张越容得了,执政们也容不了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愿意睡觉都要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丞相!”张越车驾,刚刚入营,他任命的北军总护军张翰便快步来到他面前,恭身道:“末将率鹰扬大营留守将佐,恭迎丞相莅临!”

    张翰是张越的远房堂兄,留候家族在蜀郡的分支子孙。

    也是如今,留候家族少数几个张越看得入眼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比张越大十来岁,在延和中便已入仕为官,先后担任过临邛县佐、成都尉吏等低阶官职。

    等张越手握大权,长嫂就想起了亲戚们,便遣人前去蜀郡,迎了张翰这一支的家长入京,顺便也将张翰带到了长安。

    起初,张越也是随便安排了张翰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但张翰的表现却让张越刮目相看,这个远方堂兄,做事沉稳,知进退,守本分,从不依仗家世。

    他的同僚们和他一起共事三年,竟都不知道,张翰居然是丞相的亲戚!

    这就让张越颇为欢喜,正好他也缺得力可信的左右,便将张翰转为武职,并安排他进入鹰扬军,从参军校尉开始做起,逐步的成长为如今的总护军。

    所谓护军,就是监军。

    但在张越手中,他在鹰扬军内打造成了一个集参谋、宪兵于一体的军事机构。

    平时不掌兵权,也不干涉军中训练,只负责监督各级军官,裁决违反乱纪之事,战事则作为参谋,提供建议,协助大将分析敌情。

    因武苑每年都有大批的毕业生,故而,也不缺官佐。

    如今,绝大多数的武苑毕业生入伍后,都要先到护军官署任职,担任底层的队、候司马、校尉等护军,学习和熟悉军中事务,然后才能转任为正式的军官。

    这也等若实现另一种意义上的镇委派到连队。

    使得张越对军队,特别是鹰扬军的控制日渐坚固。

    现在,整个鹰扬军,甚至绝大多数的汉军,都已经只知丞相而不知其他。

    军饷是张越派去的官吏在发,晋升也是从张越控制的大将军、太尉府中签发命令,赏赐更是直接以张越的丞相名义下发,就连惩罚、审判,也是以丞相府直辖的总护军都督府的名义宣布。

    由是,执生杀之大权,掌兵戈之重任。

    也是靠着军队,特别是军队里的中高级军官组成的军事贵族集团,张越直接控制了整个汉家天下的权力——如今的汉室将门,再非过去那种盘踞地方,限于一地,诉求不过富贵、显赫的封建军事贵族。

    而是已经被张越绑上了他的战车,与工商业、种植业、殖民产业息息相关的利益集团。

    大抵类似于后世德皇的容克,既是旧时代的遗留,也是新世界的主人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知道这事,察知这个情况的人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很多官员贵族,到现在都还以为,游戏模式是过去那种呢!

    仿佛张越要是不肯和他们合作,他们就能有办法掣肘甚至搞破坏、拖后腿,恶心他这个丞相。

    但那些人那里知晓,时代早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这十多年来,依靠武苑招考,军方推荐培训以及战功入学等种种制度,大汉武苑、太学,每年为汉军输送上千名合格的军官。

    汉军本身也注重培养有文化,知军事,懂地理的人才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长安城外的鹰扬军中,队率以上的军官,已经全部具备了一定的文化能力。

    懂数学,知地理,明经义,通制度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军队是军官,一个命令,就能带着部队,控制一个县,接管全县事务。

    张越看着眼前的将佐们,挥了挥手,道:“公等且与吾入营说话!”

    于是,便带着鹰扬军留守在长安的这数十名将佐,步入中军大营内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簇拥下,张越坐到主位,然后挥手:“公等皆坐!”

    待得众人落座,他就没有客套,直入主题,道:“近来关中雪灾,有劳诸公,率鹰扬军上下,协助地方官府救灾……”

    众将立刻起身拜道:“为丞相效命,吾等之幸也,不敢言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越摆摆手,道:“虽说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然则公等能遵命令,亲入乡亭,与民共抗雪灾,此等君子之行,吾甚嘉之,以表天子,提拔、嘉奖一批在雪灾中有功之士……”

    众将听着,都是微微自傲。

    但张越却是话锋一转,道:“然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吾闻各部报告,左冯翊、右扶风中,颇有官员阳奉阴违,隐匿灾情,乃至于坐视百姓陷于水火、冻绥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纷纷抬头,看向张越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就是丞相亲自来军营的目的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个昂首挺胸,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越大声道:“此是可忍,孰不可忍也!”

    “今灾情如火,百姓困于水火之中,吾不愿与彼等庸吏暴官虚与委蛇!”

    “以吾将令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将官全体起身,恭身候命:“请授命!”

    “鹰扬左都尉,立刻拔营,往右扶风,接管辖区一切军民事务,令各县、乡官吏,原地待劾!”

    “鹰扬右都尉,自往左冯翊,接管所有辖区一切军民事务,组织救灾、恢复生产,令上下人等,原地待劾!”

    “鹰扬火枪营、鹰扬骑兵营,屯于万年,随时候命!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纷纷抬头,接着轰然应诺:“谨遵丞相将令!”

    自延和后,为了国家和天下,军方一直在忍耐。

    忍耐着文官们的种种毛病,冷眼看着那些家伙上跳下蹿,争权夺利。

    忍着他们对军方利益的侵蚀,对他们各自家族利益的侵犯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终于再也不用忍了!

    大汉军方,会让他们知道,这天下究竟是谁的天下?

    于是,立时,整个大营营门敞开。

    一支支杀气腾腾的兵马,从其中踏步而出。

    绛色的甲胄,玄黑如墨,红色的战袍,鲜艳分明,飘扬的战旗,让人生畏。

    时隔十余年,鹰扬军再次破开封印与约束,将他们的力量,展现在世人之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