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风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猎户出山 > 章节目录 第1148章 势不两立
    看守所里,黄九斤从兜里取出两片绿箭口香糖,递给陆山民一片,自己拨开吃了一片。

    陆山民接过来放进嘴里,“这东西也能带进来”?

    黄九斤看了眼摄像头,一边嚼着口香糖,一边说道:“季局长是个耿直人,没有对我搜身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淡淡一笑,微微瘪了下嘴,“他哪里是耿直,分明就是怕你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咧嘴露出憨厚的笑容,“还是给人留点面子吧”。

    监控室里,季铁军抖了抖烟灰,笑道:“都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这大个子比陆山民会为人处世多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看见他发狂时候的样子,就不会这么说了”。马鞍山淡淡道。“听了一天,就听他们聊些小时候的陈谷子烂芝麻,有什么意义”?

    季铁军指了指心口,说道:“当警察不仅需要脑袋的逻辑推理,也需要了解一个人的内心世界,别看他们都在回顾写小时候的小事,从这些小事往往能发现很多意义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“比如呢”?

    “比如我现在知道他们感情很好”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”。

    季铁军低头沉思,片刻之后说道:“我在想一个问题,你说他们三个感情那么好,怎么会放心把那个叫小妮子的女孩儿放在外面,更何况她才二十岁,即便武功再高,心性也该没那么成熟吧,毕竟很多事情不是拳头能解决的”。

    马鞍山眉头微皱,这同样也是他没想明白的问题。

    陆山民嚼着口香糖,问道:“你相信他”?

    黄九斤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淡淡道: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们又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,也不怕他们知道”。

    说着问道:“小妮子还好吧”?

    “她正在执行一个任务”。

    季铁军叼在嘴里的烟抖了一下,和马鞍山对视了一眼,后者伸手将音量调到最大。

    陆山民朝监控摄像头挥了挥手,接着说道:“天京的这些豪门贵胄与其他地方不一样,说是同气连枝也好,说是沆瀣一气也罢,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谁都不敢轻易的对对方下手。这既是因为利益关系,也是因为家底越大越谨慎,越有钱的人越抠嘛,这样的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,这就跟咱马嘴村一样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边听边点头,“这种默契对他们来说是最佳选择,他们确实重利益,但也更重已经拥有的家底,小心驶得万年船,才使得他们历经数代人,哪怕面对时代的洪流,也能屹立不倒”。

    说着看向陆山民,“想要打破这种默契很难”。

    “嗯,所以我打算赌一把”。

    “赌”?“怎么赌”?

    陆山民接着说道:“小妮子的天赋独一无二,只要给予她足够的时间,她将成长为甚至比你我都恐怖的存在,而且,除了你我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控制得住她”。

    说着深吸一口气,“所以我让她在吴家面前展现出这份恐怖,让吴家害怕,让吴家不顾一切的想除掉她,要让吴家意识到,只要小妮子活着,三五年或者十年之后,一旦她踏入化气境,那将是吴家的噩梦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没有说话,静静的听着陆山民接着说,他知道陆山民不会让小妮子去送死。陆山民接着说道:“这是我所说的第一个赌,赌吴家不会放过小妮子主动上门的机会”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赌,我赌魏无羡对小妮子的感情。我让小妮子等魏无羡去找她,然后一起去吴家,赌他愿意为小妮子去死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过依然没有说话,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吴家自视甚高,再加上祖上世代官僚,官场的腥风血雨造就了吴家心狠手辣传承。第三个赌,我赌吴家敢连魏无羡也杀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说着顿了顿,“魏无羡是魏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,只要吴家敢杀魏无羡,那么这些个豪门贵胄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就会打破,至于后面到底会形成什么连锁反应,我们只需要旁观,拭目以待。不管有没有效,至少可以浑水摸鱼,也算是找到了突破口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眉头紧皱,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紧张的表情。

    陆山民知道他是担心小妮子的安全,搂住黄九斤的肩膀说道:“你忘了一个人”。

    “谁”?

    “纳兰子建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恍然大悟,脸上的担心瞬间散去,他知道纳兰子建很关心小妮子,在小妮子遭到薛猛重伤的那次,纳兰子建是冒着生命危险到医院看她。以前并不知道为什么,但后来陆山民跟他说过之后,才知道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纳兰子建处处算计人,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被你算计在内吧,不过即便他看透也没用,这是阳谋”。

    提到纳兰子建,陆山民眼中露出了狠意,虽然叶梓萱的死跟他没有直接关系,但都是因为他把叶梓萱带进这个棋盘里才会落得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黄九斤安慰的拍了拍陆山民肩膀,岔开话题说道:“万一第二个赌失败了呢,魏无羡并不愿意为小妮子而死,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这样愿意为对方死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点了点头,“不仅是第二个赌,第三个赌也未必会赢,但赌博嘛,有输有赢,不赌一下怎么知道”。

    黄九斤搂着陆山民的肩,用力的拍了拍,“山民,你长大了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苦笑了一下,“害得你和小妮子和我一起冒险、、”。

    “打住”!黄九斤打断了陆山民的话,“你之所以主动让小妮子去犯险,是因为你知道,如果你一个人去送死的,我们都会陪你去死”。

    “山民,你知道我嘴笨,不会说话,但我想说,你愿意让我和小妮子陪你走下去,我很高兴,也很欣慰。我想小妮子也是一样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咧嘴笑了笑,“不必愧疚自责,那是对我们的侮辱。其实你也一样,你能为了叶梓萱奋不顾身,若是我和小妮子遇到危险,你也一样会奋不顾身,你做的事情,也正是我和小妮子做的事情,没什么分别。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,没有谁比谁能多活多久,早死晚死不重要,重要的是活着的时候,活得精彩,死去的时候,死得值得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呵呵一笑,朝黄九斤胸口用力捶了一拳,“还说嘴笨,说得这么动听,我都快哭了”。

    监控室里,季铁军和马鞍山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马鞍山是震惊陆山民竟然还有这份智慧,在他的印象中,这家伙在江州的时候好几次差点丢了命,唐飞死了哭得像个三岁小孩儿,没有这么聪明,也没有这么沉着冷静啊。季铁军震惊的是,天要塌下来了,天京的豪门贵胄真要是斗起来,哪怕只是站得很远,那股余波也足以致命,更别说他现在离得并不算远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看”?马鞍山眼中带着些许兴奋。

    “看你妹”!

    季铁军猛的一拍桌子,“我要回去睡觉,谁也不许打扰我”。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关了机,大步走出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杀气与杀意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,很多普通人认为这种玄乎的第六感只是耸人听闻,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真的有。

    在农村,有一种人,他们专干偷狗杀狗的营生。这样的人一旦出现,无论多凶猛的狗都会害怕,哪怕只是远远看见都会逃避,甚至有些胆小的狗会恐惧得双腿发软连跑都跑不动。

    还有些常年杀猪的屠户,远远看见就会让人感到一阵莫名的冷意。

    特别是山里的猎户,警觉性高的猎户能在很远的距离就能感觉到是否有猛兽的威胁。

    那确实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,但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小妮子此刻就感觉到了这种威胁,这种感觉就像曾经在山里狩猎的时候,又一大群野猪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小妮子静静的调控平息体内狂暴的内气,道一曾经说过,她天生与天地元气亲近,吸收吐纳无人能及,对内气的掌控连他都无法比拟,几乎是在下意识或者无意识之下就能催动内气,这是天赋,哪怕后天再努力也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“吴峥,是不是吴爷爷打的电话”。魏无羡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电话是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赶紧退下,这里没你的事了”。魏无羡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“你就等着吴爷爷收拾你吧”。

    小妮子的目光越过魏无羡的肩头,始终与吴峥对视,在他挂完电话的瞬间,敏锐的感知到他的气势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滚开”!

    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反应,已经被小妮子再次拉住皮带甩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砰”!一声拳掌交加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小妮子再次暴退,与之同时,在后退的途中,一把抓住魏无羡的后领退出去十几米。

    这一掌并不完全是和吴峥硬抗,在出掌的瞬间一推一拉,利用太极划转之力化解掉了大部分力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后退与其说是被拳劲震退,不如说是自己借力后退。

    魏无羡一阵晕头转向,等回过神来已经被小妮子扛在了肩头。

    仰头看去,吴峥正咬牙切齿的大步流星追赶而来。现在他反应过来了,吴家要杀他,他万万没想到吴家会连他也杀。魏家虽然不及四大家族,但能在天京立足的豪门,谁家没有点底蕴,这些年大家虽然说不上琴瑟相和,但在各种利益和关系的交织之下,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保持克制,他曾经听爷爷讲过,这种默契和平衡一旦打破,将引发一系列不可预测的平衡,而吴家,竟然胆大包天的敢于打破这种平衡。

    抬头望向楼顶上那隐约的身影,魏无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苦于被颠得七荤不素,只能在心里大骂,‘吴老狗,老子跟你势不两立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