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风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烂柯棋缘 > 章节目录 第425章 蛮会撩的嘛!
    虽然计缘只能算是陪坐,虽然坐得还比较边缘,虽然在除了最开始的时候,之后洪武帝都没怎么和计缘说话,而是忙着和准亲家聊天,两方一起努力把尹青和常平公主往自己的情绪里带。

    但不代表在场的人不关注计缘,实际上,洪武帝对计缘这个庶民还是很在意的,而尹家人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皇帝是在暗中观察,尹家人是怕计缘不喜欢这样类似应酬式的场合,所以并未多带计缘的话茬,以免打扰到他。

    这会看到计缘独自喝酒,并且似笑非笑的微微摇头,刚刚说完常平公主的学问比几个皇子还好的洪武帝,突然就把话茬引向了计缘。

    “计先生因何事摇头啊?听尹青说你也算是他的长辈,可见你与尹家关系甚是亲密,你说孤的常平公主和尹青是不是看着就很般配啊?”

    之前皇帝才来尹府的时候还遮掩一下,让尹青带着公主去散步什么的,还不算是明说目的,现在餐桌上聊得火热,而尹青和常平公主也没什么过激反应,皇帝和得知皇帝来由后同样有意的尹家人算是摊牌了。

    听闻问自己,计缘转头面向皇帝,微微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尹青和公主殿下都是聪慧多才之人,若能在一起,确实天造地设,计某并无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样这也是两家人的事情,看尹青和常平公主两个当事人都默默吃饭偶尔笑着附和一下,哪轮得到他计某人管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“哦,那计先生方才所想的与尹青和常平无关咯,可是什么趣事,说来与孤听听?”

    皇帝追问了一句,计缘便又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方才听你们讲到孩子小时候的事情,计某便也想到了当初的尹青,只是计某思虑深,陷入回忆之中,直到刚刚才回神。”

    洪武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计先生和尹家确实渊源和情谊具深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计某当年初到宁安县城定居,尹夫子算是县中唯一的友人,自然是多些牵挂的。”

    那边常平公主也是个心思剔透的人,难得把话题引开了,而且她也对计缘和以前的尹家很好奇,听到计缘话中的某个词,便也开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计先生称呼尹相为‘尹夫子’?”

    要知道现在朝野内外,都会尊称尹兆先一声“尹公”或者“尹相”,哪怕皇亲国戚也大多如此,有些地方甚至叫“尹文曲”,计缘这一声“尹夫子”就很特立独行了。

    这本是计缘一个习惯问题,但这一瞬细思过后,却觉得并非如此,斟酌一下后便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尹夫子乃是县学夫子,宁安县中人人尊称一声尹夫子,如今他虽然已经是一国辅宰,但计某依然觉得,他是治世名相,亦是心系教化的大儒,遂敬称一声‘尹夫子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洪武帝看着计缘不卑不亢的样子,即便未细细考究,也越来越觉得计缘是个人才,正所谓大隐隐于市,能和尹兆先为挚友,其才干想来绝对不低的。

    尽管之前尹兆先已经说过计缘不喜欢当官,但这会洪武帝依然忍不住抛橄榄枝了。

    “计先生可曾参加过科举,取得过什么名次啊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不蠢,一听这问题,就连尹重的都觉的皇上这是有了惜才之意了。

    计缘心中好笑,他倒是上辈子参加过高考,于是摇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计某并未参加过科举,也无心参加,更自知不是当官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洪武帝点点头,倒也不生气,却并未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与尹爱卿是好友,想来于学术一道也有造诣,不知可否著过什么书,写过什么诗?”

    什么书?最多的就是神通术法了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并未著书立传,也无什么特别出众的才干,尹夫子与我交好,不过是念及旧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计缘算是公式化的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看来先生是真的无意出仕啊!”

    洪武帝幽幽叹了一口气,他是不相信计缘没什么本事的,光这份在帝王面前淡定的气度,就不是谁都能有的,此人说这些推脱之言,可能是真的无心朝野。

    洪武帝也不想过分逼迫,毕竟尹兆先还在边上呢,只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“来来,诸位也都别愣着,都动筷子啊,孤只是饭桌上随便问问,今天最主要的事还是孤的常平公主和尹青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吃菜吃菜!”

    尹兆先松了口气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略显紧张刺激的感觉了,他刚刚可有些怕皇帝发怒,倒不是担心因此降罪计缘,而是怕连带着把计缘也惹怒。

    这次饭桌上,常平公主和尹青是挨着坐的,在这种封建社会,在男女没有成婚的前提下,这么排座位是很不合礼数的,只能说是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这会见饭桌上自己父皇和尹相有开始闲聊,母妃和尹夫人也笑盈盈的谈天,便悄悄凑近尹青,面没有转,声却轻轻传过去。

    “尹侍郎,这位计先生,当真没有参加过科举也不著书?听之前介绍只是住在宁安县一小院内,那他到底是做什么的,收入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此类问题有点刨根究底,也不合礼数,常平公主没有当众问,所以私下问熟了一些的尹青。

    尹青微微一愣,转头看了常平公主一样,这位公主确实聪慧,生计对于百姓来说是大事,但对于这样从小不愁吃穿度用的金枝玉叶来说是小事,本该最不容易想到的。

    这会,尹家家仆正端着两盘热气腾腾香酥鸡上来,兴许是作料用得足且刚刚出锅,那上头的作料混合着鸡肉的香气,顿时满室回荡,压过了桌上的其他菜。

    尹青正想要找个由头回答常平公主,嘴巴才张开,外头忽然“咣当”一声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又响起一声: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来得突然,餐桌上的人静了下来,而边上的一众侍卫则微微紧张起来,保持全神贯注的状态,有几人脚步稍稍挪动几步,以便随时能暴起到窗口,而且也相信室外的侍卫同僚应该已经行动了,会专门有人到声音传来的位置去查探。

    尹青则心中一紧,他听得出那是胡云的声音,下意识看向计缘,却发现后者正一边微微叹气一边面露笑意,见尹青望来,便朝着香酥鸡点了点。

    屋外的胡云作为一只狐狸,个子太矮,又不想用爪子爪花尹家的墙,所以在暗中观察的时候是找了一根粗木棍撑在窗口的,自己就蹲在上头,以那点神通透目窗户纸,观察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本来以胡云的能耐,以此支撑平衡不成问题,但香酥鸡一上来,狐狸魂都被勾走了。

    这会摔倒,胡云赶紧慌慌张张逃窜,但满脑子都是香酥鸡的画面和香气,心中则是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‘不公平,不公平,全都有的吃,就我和小纸鹤没得吃,不对,小纸鹤不用吃东西,就我没得吃!’

    狐狸纵身一跃,直接跳上了餐堂屋顶,但刚上去,突然就见到屋脊上有两个带刀侍卫也身轻如燕的飞跃上来,步伐跟鬼一样,一丝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‘啊不妙!’

    胡云赶忙一甩尾,朝着另一个方向跳下屋顶,并于慌张中施展自己的妖法,两个侍卫也只是看到一抹红影跃下屋顶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有侍卫入了餐堂内汇报。

    “禀告陛下,刚刚的响声,是来自一只火红色的猫,并无其他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原来是一只猫啊,看把这些侍卫紧张的,在尹相家里还能有刺客不成?”

    洪武帝笑笑,重新调解气氛,尹兆先赶忙说。

    “哎陛下此言差矣,众侍卫忠心耿耿,护驾之事再小心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尹青在旁边一想到胡云馋香酥鸡的样子,就有些忍俊不禁,常平公主看看他,凑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尹侍郎知道那只猫啊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太知道了,可是一只馋猫,尤其爱吃鸡肉,估计是被端上来的香酥鸡的香味给刺激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府上还有红色猫呢?我都没见过这种猫。”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无奇不有嘛!”

    尹青一边随口带着笑意胡诌,一边用手指沾了点酒水在桌上比划着画出一只猫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画得真好,我更期待尹侍郎为我画人像了!”

    “定叫公主殿下满意!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注意到,皇帝德妃以及尹家几位,这会注意力也悄悄放在他们身上,见到两人私底下有说有笑,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就连计缘略感诧异,法眼睁大一些望去,见两人人身之气短时间内已经变得较为契合。

    ‘这小子,蛮会撩的嘛!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