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风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抗日之暴力军团 > 章节目录 第2204章 冲啊
    其实,这一仗打的很漂亮,就连杨飞在跟前,他都止不住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这么一场胜仗,让他瘦猴给打了,好想这场仗,是老子亲自打的!”杨飞背着手。

    冲锋号下的战士如同泄洪一般,倾巢而出,整个营的人全部朝着鬼子的守军去了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那泸银三郎像是昨天杌子奴一般,一下子慌了神,刚才的地动山摇还在他的眼前出现,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身边的鬼子立马喊道,“小队长,八路军冲上来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八嘎呀路,听我的命令,立马找掩体,就地和八路军开战,我倒要看看,八路军到底有多厉害,是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厉害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泸银三郎才从刚才的惊讶中醒过来,“迫击炮,准备!”

    一小队迫击炮整整齐齐的过来,直接架设起来。

    “开炮!”泸银三郎一声令下,炮弹放入迫击炮中,“嗖”的一下子,炮弹出去,在不远处爆炸开,尘土飞扬,几个八路军战士被炸翻在地上,但是依然坚持站起来往前冲锋!

    冲锋!

    冲锋!

    八路军战士一往无前,小鬼子在八路军跟前永远不会让你一直沾光,总有八路军战士翻身起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泸银三郎吼道,“迫击炮准备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最前面的八路军战士跑了过来,拿着缴获的轻机枪对着鬼子的阵地就一通扫射,这一通扫射之后,几个鬼子躺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看着八路军冲了上来,泸银三郎赶紧躲在掩体后面,“手雷,扔手雷,不要让八路军冲上来!”

    但是,已经为时已晚,刚才的爆炸,已经让众多鬼子死去,此时的鬼子只有三十多个人,这三十多个人看着几百人的队伍上来,知道这就是死路一条,但是,他们还是拼死拼活的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三连从侧面迂回过来,在一个小山坳突然出现在鬼子的侧面,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八路军犹如神兵天降一样,泸银三郎看着左右两边都是八路军,他逼着眼睛,“愧对天皇啊,愧对天皇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拔出一把军刀。

    “天皇陛下,没法为您尽忠了,只能一死了之,来生再做您的走狗!”

    说完,泸银三郎举起指挥刀就要插入他的小腹。

    几个鬼子看见,立马过去拦住,“小队长,八路军来了,咱们得想办法突围出去,不能这样死了,天皇陛下会不开心的!”

    见到有人阻止他自杀,泸银三郎一把把对方推开,“八嘎呀路,给我滚开,给我滚开!不要阻挠我给天皇陛下尽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举起军刀。

    “小队长!”

    几个鬼子看到阻挠不了,那还等什么,能跑就跑呗!

    转眼,几个鬼子立马逃跑,这个时候,活命才是要紧的!

    “嗖!”的一声,一颗子弹打过来,正好打在泸银三郎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抖,军刀立马“哐当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,只见八路军已经冲了上来,这种气势,他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很快的,三个连的战士全部冲了上来,几十个鬼子除了逃跑的几个,不是战死的,就是投降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瘦猴过来了,看着这个泸银三郎笑着问道,“不好意思,刚才你想切腹自尽,不过,我没有成全你,你应该明白,你们倭国人在我国犯下的滔天罪孽,不是一个切腹自尽能够弥补的,你应该被送往军事法庭,然后用我的子弹把你墙壁!”

    泸银三郎看着他,“八嘎呀路,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!何必在这儿侮辱我!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?那就太简单了!”瘦猴说道,“我要让你亲眼看见,我们华夏人是怎么把你们小鬼子赶出华夏的,我想,没有任何事儿能比这件事儿更加刺痛你的心灵,你说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假惺惺!”泸银三郎瞥了他一眼,“帝国的军人可以死,但是,帝国的铁蹄终将踏遍全世界,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我们大和民族更加的优秀,你们华夏族是最劣等的民族!”

    这样的挑衅让瘦猴笑了,“行了,你是一个手下败将,我也不会和你逞口舌之能!呵呵,来人,把他给我绑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几个战士过来把泸银三郎给绑了。杨飞过来,直接喊道,“还等什么,赶紧去火车上找找好东西,有好东西的,全部给我拉到夹河镇上!”

    瘦猴笑着,但是反应过来,“团长,你这不厚道啊,这力全是我们一营出的,这好东西总不能全部放在夹河镇吧?”

    杨飞看着他,“狗日的,老子就知道你要这么说,行,这火车上的东西,咱们有一样算一样,谁拿得多,就是谁的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瘦猴笑了笑,这周边可都是他的人马。要是这样说,他瘦猴可是就发达了!

    想到这儿,瘦猴大笑着,“兄弟们,赶紧去火车上,好吃的好喝的,全部给老子搬走,搬到咱们营地,好吗?赶紧的,抓紧时间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着杨飞,“团长,不好意思了,承让承让啊!”

    杨飞瞥了他一眼,然后看了看手表,“嗯,时间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瘦猴奇怪的看着他,“团长,怎么了?什么时间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这还真的奇怪,杨飞说这话什么意思?瘦猴摇着头,八成杨飞又在和他打马虎眼,说不定,杨飞一会儿会逼着自己把所有的东西给他搬回去。

    不成,不成!

    这一火车的东西,肯定都是好东西!

    战士们直接往火车上跑去,一车皮一车皮的东西肯定有吃的,有喝的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瘦猴的耳朵边上突然听见,“突突突”的声音,发动机?

    不……对,没错,是发动机?车?哪儿来的车?

    他瘦猴立马喊道,“警戒,警戒!”

    杨飞看着他,然后笑道,“瘦猴啊瘦猴,这么小心小胆的,还真的是你的风格!”

    瘦猴看着杨飞,“团长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刚刚从掩体后面起来,汽车声音越来越大,他回头,见到三辆卡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并且,还有刘集的营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!

    瘦猴把帽子摘下来,“团长,什么意思?他刘集来干什么?那肯定是他的营!”

    杨飞一甩胳膊,“呵呵,瘦猴,老子早就看出你有异心,哼哼!”

    瘦猴瞪大眼睛,“团长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看看人家刘集,听说咱们要炸火车,昨天和我说,要支援我三辆卡车拉货,并且,会出动他们营两个连的编制给我,让我调配,正好,你说你要和我抢东西,好啊,那看谁拿的多!“

    说完,卡车就停下,从车窗玻璃探出一个脑袋,“团长,我来了!“

    瘦猴一看是刘集,那是气的不打一处来,“狗日的,打仗的时候你不来,打完仗了,你小子舔着脸来邀功,真是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去,把车开到火车跟前,只要是吃的喝的,全部给我搬上车,另外,有枪啊炮啊的,能装的,也全部给我装上,不过,动作要快,说不定,一会儿,鬼子的援军就从兵工厂来了,听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杨飞吼道。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三辆卡车就停在了火车跟前。

    瘦猴吃了一个闷亏,不,他从来就没有在杨飞的身上沾光过,每次都是吃亏!这一点,他记忆幽深。

    瘦猴一挥手,“装车,给我装车,动作快点,动作快点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很快的,战士们爬山翻到在地上的火车,扯皮散落一定的物资,让杨飞有些高兴,“要是每天都能打这么一仗,那可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不过,想归想,这事儿也不可能每天发生,说不定,明天鬼子反应过来就改变了策略呢?

    上车物资装的满满当当的拉回了夹河镇,剩下一些拿不完的,杨飞比较大气的说道,“好了,剩下的一些东西,你们自己拿,对,你们自己拿,算是这次给你瘦猴的福利了!”

    瘦猴点头,还得假装笑着,“谢谢团长,谢谢团长,跟着团长真好,有吃的,有喝的!”

    打扫完战场,瘦猴比较高兴的是,在鬼子的帐篷找了几个手电,这几个东西,那可是稀缺的很,以后巡逻的时候,就可以用这个东西巡逻,有什么异常也就能够及时发现了。另外,他还还找了几包茶叶,算是安慰他手上的心灵了。

    刘集边开车边笑着,冯春秋问他,“营长,你傻笑什么?“

    刘集说道,“这次咱们在团长跟前献殷勤,他应该知道什么意思,这车可是要吃油的,不吃油,这玩意儿跑不起来,你说,我不和团长申请一些东西,是不是不对?”

    冯春秋挠着头,“营长,原来你在想这个,我还以为,你这高风亮节呢!”

    “废话,刚才你看见瘦猴那家伙吃瘪了没?笑死我了!”刘集说道。

    “营长,那咱们怎么和团长说申请一点东西!”冯春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一会儿,咱们唱双簧,你就说需要一些东西,想要什么,你就自己说!只能你说,不然的话,团长不会给我,我是老油条!”

    说完,刘集摇着头,“其实啊,这次的战斗,有咱们一半的功劳,你说呢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有咱们的方案,他们能这么顺利的把铁轨给炸了?没有咱们,他们能够把火车给掀翻?”冯春秋顺着刘集的意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行,这事儿,只能你说,要是我说,团长绝对不会答应,但是你就不同了,你是比赛第一名,又是这次方案的提出者,哎呦,你小子的地位怕是团长之下啊!”刘集说道。

    “营长,你别拿我开玩笑了,我都和你说过,我当这个排长就行,你非要让我当这个连长,那好吧,这事儿,我去和团长说,东西我和团长要!”冯春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冯啊,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,你小子要清楚,我们现在缺的是什么?”刘集看着他,“知道吗?我们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营长,我觉得,咱们这儿缺的是好吃的,咱们战士好久没有吃过肉了,上次团长承诺了,打下来夹河镇就给咱们肉吃,可是,打下来夹河镇,毛都没有,我觉得,肉肯定是得给的!”冯春秋想着,“马上就到夹河镇了,营长,你再给我点注意!”

    “要注意是吗?来,我告诉你,这次,火车上不仅仅有吃的喝的,还有一些武器弹药,我看见了,总共有三挺重机枪,这种机枪虽然咱们也常见,可是奈何咱们营没有,他们一营和三营却有,这次,你得争取过来最少一挺重机枪,另外,吃的喝的也弄过来点!”刘集说道。

    “营长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冯春秋说完,然后下了车,刘集跟着他就朝着杨飞过去了,杨飞看见刘集的时候,然后喊道,“刘集,现在开始,你开车带上这辆车东西,然后送到山寨!”

    “是,团长!”刘集说完,看了冯春秋一眼,冯春秋会意之后,然后走到杨飞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团长,嘿嘿!”

    冯春秋这么一笑,让杨飞觉得有些毛骨悚然,“你小子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团长,和您商量一点事儿呗!”

    冯春秋看着杨飞,在一旁的刘集没有急着走,他想听一听冯春秋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可靠,说吧,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求我?”杨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冯春秋笑了一声,“团长,我们营长说了,这次,必须给我们配备一挺重机枪!因为一营和三营都有,我们二营没有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还想看热闹的刘集,脸一热,立马喊道,“狗日的,老子什么时候说的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赶紧上了车,然后招呼后面三辆车一起往山寨去了。

    杨飞一听这话,笑了出来,“我去,这真是神队友啊!”

    “冯春秋!”杨飞一说话把冯春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看着杨飞,“团长,团长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子做什么?”杨飞看着他,“你和那刘集学坏了,你以为老子不知道,刘集主动找老子给老子送来三辆卡车,他的目的是什么?以为老子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团长,那……你还给我们重机枪吗?”冯春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啊,为什么不给呢?”杨飞说道,“不过,重机枪可以给你们,但是,子弹你们得凭着本事去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团长,不给弹药,这……这怕是不好吧?”冯春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打仗啊,是论功行赏的,这次,一营完成的漂亮,他们有人员伤亡,所以,我会给他充足的弹药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团长,我们其实也有帮助的,你看,这个方案是我们提出来的,所以,能否给我们多一点的东西?”冯春秋问道。

    杨飞瞪着他,“你再说一句!“

    冯春秋知道,这次他撞上杨飞的枪口了,这摆明了是居功自傲,换做哪个领导都不会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团长,您论功行赏,论功行赏,您给,我们才要,不给,我们不要!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杨飞说完,冯春秋跟着杨飞到了作战室。

    杨飞坐下,拿出一根烟抽着,“你小子,我和你说,本来我挺看重你的,你小子可是比赛的第一名,但是,你和刘集学坏了!”

    “团长,这和我们营长没有关系,真的没有关系的!”冯春秋说道,“这完全是我自己想的,和我们营长没有关系的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杨飞骂了一句,“你以为老子不知道?嗯?你以为老子不知道?你背后谁在说话,谁干了什么,老子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“团长,团长,不要了,不要了!”冯春秋赶紧想要解脱。

    杨飞哪能放过他,“不要了也不行,老子今天得给你教育教育,现在政委不在,老子就兼任政委,过来,你小子的思想有问题,这打鬼子现在和我老谈交易,这很明显的资本主义!”

    冯春秋哪知道杨飞会把这事儿上升到这样的高度,他赶紧说道,“团长,团长,这就严重了,你想想看,我们都是穷苦的人,谁不想多吃一口,是不是!不过,这可不是资本主义,这是人的本能!”

    “本能也不行啊,这个社会,得有规矩,你到了八路军这里,这里就得有规矩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这可把冯春秋吓坏了,按理说,他入伍的时间也不短了,比杨飞迟,比他刘集迟,但是,这样的帽子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背一下。

    “团长,你这样乱扣帽子可不好,我冯春秋什么人,我知道,我若不是一心跟着八路军打鬼子,我也不会从南边一路到了这里!”冯春秋说道。

    杨飞抽了一口烟,然后“噗嗤”一下,笑了出来,“冯春秋啊冯春秋,你这个家伙是一点玩笑不能开,行了,不开你玩笑了,这也就是你冯春秋,若是他刘集来和我要东西,老子给他两个嘴巴子,但是你不一样!”说着,杨飞敲了一下桌子,“你可是中坚力量!”

    “团长,我不懂什么中间力量,还有一件事儿,我要说!”冯春秋见好没收,还是要提要求。

    杨飞把烟头扔在地上,然后用鞋踩了踩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顺杆爬?你小子给点颜色你就以为是七色彩虹了?怎么这么灿烂呢?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团长,上次你可是说了,打下来夹河镇,给大家肉吃,这么长时间了,肉去哪儿了?一头小猪也得长大了吧?”冯春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夹河镇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?穷苦的村镇啊,哪有什么肉给大家吃!嗯?别说一头猪了,就是一条蛇老子也没有见到啊,你以为老子不想吃肉,嗯?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缴获了这么多的罐头,是不是能够给大家分一分?”冯春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也是!”杨飞看着他,竟然没有脾气,这个家伙不害怕,这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杨飞对着门外喊了一声,“王志飞!”

    王志飞从外头进来,看着杨飞,“大哥,怎么了?”听见里面争吵,王志飞一进门儿就要去拔枪。

    “去,人家二营能耐了,现在要吃肉,去,给二营送过去一箱子牛肉罐头!”

    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王志飞看了一眼杨飞,然后又看了一眼冯春秋,“走吧?“

    “不劳烦警卫长了,我自己来,我自己来!”冯春秋笑着就出去了!

    “狗日的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有朝一日,老子给你吃一头猪,把你吃死!”杨飞骂完,然后哈哈哈笑起来。王志飞从门外又进来,“大哥,那小子顶撞你?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这小子有意思!”杨飞说道。“对了,每个营都让他们来拿一箱子的牛肉罐头,不,三营就算了,三营还在张家口,他们留守在这边的战士也给他们送过去一些!”

    “好的大哥,我就这差人去送!”王志飞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战士跑了进来,“团长,外头有人来!”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杨飞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来了有一百来号人,被我们拦住在夹河镇外头!”那个战士喊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来号人?”杨飞摸着头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韩青从外头进来,“先生,你不应该觉得奇怪,忘记了前几天你收到三营长的电报了?”

    韩青这么一提醒,杨飞猛然觉得知道了,“来的是够快的!”说着,他立马站起来,然后朝着门口去了,“韩青,王志飞,你们两个人跟着我!“

    两个人跟着杨飞就直接往镇子外头去了,他们是从北边过来的,应该是经过北边的防地的,能过来,也是杨飞当时打的招呼!!

    没错,来的人正是吴起等人,他们帮助赵启发在张家口站稳脚之后,才过来的!

    只是,这一路太过于辛苦了!